克劳锐 CEO 张宇彤:电商和社交边界的消融正在发生

发布时间:2020-12-24

    DoNews 12月24日消息(记者 刘文轩)2020 年,直播电商进入战国时代,面对各大平台、主播、MCN 机构群雄割据,克劳锐如何赋能新媒体行业,展现全新内容,携手新媒体行业以及相关行业从业者聚力前行,2019-2020 克劳锐第四届中国新媒体峰会暨 TOPKLOUT AWARDS 颁奖盛典近期在北京举行,克劳锐 CEO 张宇彤也与我们分享了她的看法。

疫情为今年的直播电商带来刺激和催化作用,“可能如果不是疫情,让很多中小企业或者品牌主产生了这么大的存亡压力,直播带货也不会那么快融入人们的生活中和认知中,更多的是这些广告主们的认知回过来神了。”张宇彤表示,早在 2019 年,薇娅和李佳琪就已经让直播带货这件事获得了非常高的关注度,但当时许多广告主并没有感觉到,“我认为今年的直播带货领域经历最特殊的一个过程,由于这种激发会导致全民对直播带货的期望值和期望值和预判性极高,再经历一个失落的过程。”张宇彤说到。

    在她看来,这些过程都是好的,张宇彤说:“第一会看到我们更加需要在这个行业进行更加规范的操作。另外也可以看到平台的布局也在发生变化,传统电商的平台可能都是某猫、某狗、唯品会,但是现在会发现,很多渠道已经散落到每一个博主的抖音小店、快手小店、微信小程序,我们都在这里面买过东西。所以对于互联网的整个格局来讲,电商和社交的边界消融也在发生着,对于直播带货来讲这是一个催化的作用。”

    直播带货是今年最大的风口,网红越来越多,和去年相比也开始出现各种差异和变化,张宇彤认为,很多红人都是从别的领域过来的,“本质上来讲,我认为他们并不会有太大的区别。核心的区别在于是否拥有电商的基因,比如说像雪梨、张大奕、滕雨佳,即使在微博时代,她们都拥有自己的网店,都有淘女郎另外一个身份。有电商的基因,做直播带货就会更快一些。”

    除此之外, 区别还在于否有粉丝的沉淀,部分网红的内容非常有特色,也有一部分固定的粉丝沉淀,在私域属性里在为这些粉丝做相关的买手等等这样的一些职能,这个时候再转直播带货也会容易一些。“比如说你是一个剧情号,你是一个段子号,既不是电商基因,也没有较强的情感粘着的沉淀,没有尝试过,可能会转化得慢一些,或者这条路不适合你转化。但如果你是的话,就可以去尝试。”张宇彤说到。

    对于明年红人营销趋势,张宇彤表示,明年这部分的费用占比将会加大,她认为这将是一个“核心的趋势”,对于费用较为有限的新兴品牌,她建议还是以做好内容为核心:“不只要用网红,还要让自己成为一个网红,把自己用一个网红的思路运作,有好的内容可以多使用 KOC,把种子用户做好,做一些种草和冷启动,这是在早期阶段对他们来讲比较有效的,但是如果内容和故事准备不够充分,无论用多么大的 KOL 对于带动都是比较单向的。”

    业界有一种观点认为网红与明星艺人的发展生态一样,对这样的观点,张宇彤表示她并不认同。她认为明星和艺人分很多种类,也有自己创作的过程,但是明星艺人创作过程中参与进来的角色比较多,有剧本、导演等。网红不同的地方在于,虽然很多头部网红参与进来的角色会多一些,但在中、腰部的 KOL,他们自己就是创作的主题,是内容的灵魂,所有人设都来自他自己。

    除了参与的角色比较少之外,对于粉丝的形象等各方面的管理,明星和网红也不太一样,变现的通路也比较不同。张宇彤表示,头部网红可能也会接到一些通告,但主要还是靠电商、广告来变现,不过艺人的变现就比较多了。

    随着网红与品牌之间共性关系越来越紧密,网红和品牌要如何才能避免踩雷?张宇彤也给出自己的建议,她认为,品牌在选择网红的时候一定要做好背景调研和数据研究,把自己的营销目标拆分清楚。对于网红的喜好,也要掌握一些信息。

    她举例称,“比如有个非常大的主播,我可能是一个羊奶的客户,我就非常希望这个主播带我的产品,但是对不起,这个主播全家都不喝羊奶。所以这个过程中,如果你非要锁定他合作,你们两个人的合作可能无法展开,即使展开了也会非常别扭。”

    张宇彤认为,品牌需要加深对行业的了解,不要把它当做一个单纯的媒体,网红既然是人,就有人的脾气和属性,也一定会有性格上的特征。

    对于网红来说,选择品牌的时候也要注意品牌和自身的吻合性,内容和粉丝的吻合性。她还特别强调“在这个过程中,尤其是网红团队选货的时候以及网红本身建议都要亲自使用。”

联系我们

青海·西宁市海湖新区紫薇丽都商铺3楼
13007777180
642430621@qq.com
642430621

需求提交

COPYRIGHT @ 2012-2019 All rights reserved青ICP备15000428号-6